呆呆喵爱吃鱼

【巍澜】暴躁的晚餐(中)

作者太懒,好久才写到(中)

ooc预警,幼稚预警,本章有面面出没,拒绝KY和私信。

好了,我们开始吧!

――分割――

赵云澜回到家,打开ipad,搜索红烧牛肉做法的视频:

“今天呢,我们为大家介绍一道普通的家常菜,就是红烧流肉。这个流肉呢,大家在菜场都买的到嚎~我们在挑选流肉的时候呢,要注意它的新鲜度哦。像那种颜色很深的就表买了嚎~”

视频里,一名男性厨师翘着兰花指,对着一群油盐酱醋指指点点,仿佛点兵点将。

这厨师的口音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,真墨迹~~赵云澜边听边吐槽。

算了,太麻烦了,我快进吧。一边想着,一边将进度条拉到了80%的位置。而此时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盘已经装盘的成品了。

看着视频里一盘色泽鲜艳的红烧牛肉,赵云澜一下子惊呆了:欸我去,怎么了就做成了~~什么教学视频呀这是~~我还是自己发挥吧!

红烧牛肉:方块肉,煮成红黑色就得了。

说罢,左手持肉,右手持刀,模仿视频里的姿势开始切肉。新买的牛肉软趴趴的,刀一挨上就变形了,一刀刀下去,赵云澜将整块的牛肉切的歪七扭八,长方形、三角形还有不规则多边形。

这时候脑子里却浮现出一句话:“子曰: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。......色恶不食;恶臭不食;失饪不食;割不正不食。”

沈巍不会在意这些的吧,赵云澜想,我要用味道上的优势来掩盖形式上的缺点。再说,都是方方正正的也太没创意了,还是多点形状样子好看,嘿嘿(o﹃o )。

顺带露出了一个傻笑。

也不知道小巍那么好的刀工是怎么练出来的,难道是耍着斩魂刀砍那些小鬼时候练的?

“嘶”

赵云澜指尖被切了个小口子,眼瞅着冒了两个血珠子。

子还曰过:切肉莫走神。走神必切手╮(╯_╰)╭。

第一道菜,我们的赵处就光荣负了伤。

幸而切的不深,赵云澜找了纸巾裹了裹,继续切肉大业。勉强而迅速的解决掉切肉工作。毕竟,他时间不够了~3点多回到家,光是看视频、切肉,就浪费了1个多小时,这个进度下去,怕是要来不及啊。

突然灵光一闪,有个好主意。嘿嘿。

赵云澜随意在衣服上蹭了蹭右手上的水滴,敲了敲左手腕上的明鉴,单手一拘,提出一个人――鬼面。

战后鬼王成圣,沈巍生出了三魂七魄,鬼面凭借与沈巍双生子的关系,勉强留了一丝魂魄在人间。毕竟是沈巍人世的一段羁绊。

赵云澜恢复神力后,将鬼面残魂暂时收在明鉴中。因残魂能量不足,鬼面又没有实体可以附着,只能在明鉴中慢慢调养,等待合适的机缘,说不定还能脱离明鉴庇护,获得自由之身。

战事已过,鬼面身陨,几乎是神形俱灭,也算得了惩罚。

自赵云澜将他救回来后,鬼面虽然面上不服软,但内心对赵云澜还是感谢的。说到底,鬼面还是一个想通过胡闹来获得哥哥关注的一万岁的孩子罢了。嘴硬心软不服输。

鬼面见赵云澜嬉皮笑脸的将他提出来,此时又不是饭点,看样子是有事求他啊。

鬼面多年来察言观色的本事一流。每次赵云澜想打听沈巍的事情,都是这个德行(●°u°●)​ 」。

“什么事,我的小云澜”面面靠在桌子边上,邪邪一笑,露出一排小白牙。

“去,小云澜也是你叫的,又欠揍了是不是”赵云澜无情反击。

“哦,既然如此,那我回去了”面面作势就要回到明鉴里。

“诶,别,别别啊!”赵云澜也知道见好就收,请人出来就是要他帮忙的。

“面面”赵云澜继续道,“你会做饭么,给我帮个忙呗”

“做饭?你要做饭?”鬼面一脸惊讶,随即反应过来,“你不会是打算给我哥个惊喜吧,哈?”面面一脸嫌弃,“你行么”

“诶呀,这不是来不及了才请你出来的么,快说说,你到底会不会啊?”赵云澜求人办事向来态度良好,一点也不介意鬼面的嫌弃,现在就想赶紧把惊喜大餐搞定。

“做饭么,我之前在敌酋收下的时候,倒是做过一些,不过异能觉醒后就没有做过了”面面恢复了正经的样子,“不过,这都万年前的事情了,手艺有些生疏了”

“没事,会做就行,快来帮忙,你哥的晚饭能不能吃上就看你了”赵云澜想,虽然万年不做饭了,但也总比没有强。然而他忽略了一点,万年前的伙食水平,跟现在是不一样的。

赵云澜抬头看表,现在是5点10分,抓紧时间的话,应该还来的及。

“来,先帮我把其他菜都洗了”赵云澜把买回来的袋子通通丢给鬼面,先洗了再说吧。

这样两人分工行动,一人琢磨着红烧牛肉怎么下一个步骤,另一个则将所有食材扔进盆里,大洗一通。
赵云澜起锅,放油,下肉,一气呵成,OK,然后点火。将火力开到最大,以求熟的更快。

赵云澜后知后觉的想起来,这红烧牛肉里应该还有萝卜啊,“面面,有萝卜吗”

鬼面那边正跟一大盆材料战斗着,随手捞起一个刚洗好的萝卜,朝着赵云澜的方向丢去。赵云澜右臂一抬,也不看,直接就接住了丢来的萝卜,判断的十分准确。内心还觉得自己的动作有点小帅。

动刀是来不及了,干脆就上手掰开了几块,直接丢进锅了。

然后是调味,加盐。两大勺应该够了。

调色,放酱油。拧开盖子就倒。至于放的量嘛,随缘吧!

嘿嘿,这样一个菜应该能搞定了。

回头再看面面,已经把东西都洗的差不多了。赵云澜看着一排大碗:洗好的酸菜,洗好的肉,洗好的。。。

不对啊,“啊啊啊啊,面面,你怎么把酸菜都洗了”

“怎么不能洗,还没听说过什么东西是不能洗的”

面面理直气壮的回应,内心却有点心虚,他做饭的年代,哪里有这东西,吃的饭都是混在一起,用锅煮,有的吃就不错了。

然而到了这节骨眼上也不能怂啊,认准了赵云澜也不会做饭,打算忽悠过去。

“我说能洗就能洗,你看,多干净”说着,提起一坨酸菜,还闻了闻洗涤剂的清香,一脸享受状。
赵云澜被鬼面一怼,心里也发虚了,“那个~洗就洗吧,做下一个,会切肉么”

――未完待续――

【巍澜】暴躁的晚餐(上)

一个小甜饼~

Ooc预警,幼稚预警,拒绝ky和私信。

 

 

 

大战过后,海晏河清,龙城上下一片昌明。

 

身为龙城第一靓仔的赵云澜,在“勉强”接受沈巍的道歉后,表示澜澜内心很受伤,澜澜需要安慰。

 

对于赵云澜如此撒娇,沈巍自然是十分受用,并心甘情愿、鞍前马后伺候着自家的澜澜大宝贝,恨不能把人当成三岁孩子,时时刻刻的抱在怀里,捧在手心上。当然,以斩魂使的力气也不是不能,如果赵云澜同意的话。

 

赵云澜开始时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沈巍无微不至的呵护。

 

“小巍,我饿啦”“饭马上就好了,你先洗手去”

 

(大庆:emmmm~~亲妈既视感)

 

“小巍,我衣服呢”“在这呢,今天要多穿点,降温了,把秋裤套上”

 

(大庆:我还是瞎了比较好!)

 

“小巍,你看这个好不好看”“好看,你穿什么都好看”沈巍眼里有光,照亮赵云澜所在的每一寸地方。

 

(售货员:秀恩爱能不能回家秀啊)

 

“小巍,咱们晚上安排点有意思的活动吧”“嗯,都听你的”并附赠表演了一下脸蛋瞬间变粉红,颜色直漫上耳尖。

 

(特调处众人:喂,这还上着班呢,大庭广众的你俩能不能注意点! 祝红:哼!!!!)

 

甜蜜的游戏就这样你情我愿的继续着,可突然有一天,赵云澜有那么一丝丝良心发现,觉得自己有点太欺负沈巍了,既然是夫夫,关爱和照顾就应该是相互的,嗯,就是这样。

 

于是,我们万年不曾下过厨房的镇魂令主兼昆仑君,决定亲手给沈巍做一顿饭!好好犒劳一下上班忙着研究、备课、教学,下班还要照顾全家吃喝(含大庆),晚上继续辛苦劳作的沈教授(雾)。

 

赵云澜早早打听好了沈巍的课表,打算趁着这周五沈巍全天有课,准备给巍巍大宝贝来个惊喜。

 

不就是做个饭嘛,赵云澜想,怎么可能难得倒我堂堂镇魂令主,我好歹也是会做五种口味泡面的人,再普通的食材加上我赵云澜的创意,也能分分钟变成一桌美食,保证让我的小巍眼前一亮!

 

沈教授下午的课会上到6点钟,到家大约6点半,那么,4点开始准备食材,再加上做菜的时间,刚刚好到6点半左右,让小巍进门就能吃上热乎的饭菜。嗯~如此安排甚好!

 

赵云澜一边念叨着,一边把做饭这件事记录在他的小本本上,并赫然标在了“紧急”那一栏。赵云澜一向擅长时间规划和管理,但自从龙城太平了之后,他这原本记录重大事件的本子也开始逐渐转向生活化。

 

比如:X月X日和小巍去海边度假,重要。

 

X月X日和小巍一起回家看父母,过中秋节,重要。

 

X月X日去学校旁听小巍的公开课,并帮他挡住问白痴问题的女同学,完成。

 

......

 

诸如此类,不胜枚举。

 

===============我是周五的分割线=================

 

周五。

 

赵云澜作为特调处的大领导,公然翘班,刚过了12点就手里转着摩托车钥匙,晃晃悠悠往外走,嘴里还吹着欢快的小口哨,心情甚好的样子。

 

(特调处众人:领导心里肯定又憋着花样呢~哎,心疼沈教授一秒钟~)

 

赵云澜内心的惊喜制造流程如下:

 

买菜——切菜——炒菜——等小巍回来一起吃菜

 

简洁明了,十分完美~

 

然而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做饭好像并不像赵云澜预想的那么简单。漫漫做饭路,卡在了第一步。

 

买菜:

其实这个步骤可以省略的,沈巍日常下班都会顺路买回新鲜的食材,家里的冰箱基本上足够赵云澜做顿饭了。但既然是要准备惊喜,赵云澜觉得就不能做那些太日常的东西,什么鸡蛋炒西红柿啊、土豆丝啊什么的,体现不出他的水平和诚意来。既然要做,就得做几个硬菜,对吧,可这硬菜~~赵云澜犯了难,买啥好啊~~~

赵云澜在菜市场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,挑那些看着顺眼的食材买,最终买到的食材如下:牛肉两斤、酸菜若干、老母鸡一只、蘑菇若干、鲤鱼一条、虾若干以及排骨两斤。

 

看着这些材料,赵云澜心里就大致有了数,回去大概能烧好几个菜了。回家做一个红烧牛肉、或者酸菜牛肉也行;再做一个香菇炖鸡、鱼肉鲜虾可以做一起,再来个葱烧排骨就差不多了。

 

诶?这个菜单好像有点眼熟。


------未完待续-------

【巍澜】酒后流水账

很可能ooc预警,流水账预警,逻辑不通预警,拒绝ky和私信。






正文开始:

赵云澜喝醉了。

仿佛离开水的八爪鱼般,手脚并用的攀在沈巍身上,被沈巍半拖半抱着的带上了车。沈巍一边略带歉意的向出来送的同事表示感谢,一边帮自家“赵局”绑上安全带。

“沈巍~~小巍~~小巍~~”醉酒后的赵云澜并不安分,靠在副驾上哼哼唧唧的叫着爱人的名字,“你说…心尖尖…放着我,可你…,…多难过”。

“??”正专心致志开车的沈巍不明白,也没有听得太清楚,为什么赵云澜没头没尾突然地说这些,“云澜,先别睡,马上到家了”。

自从赵处荣升为赵局之后,局里上上下下的打点、方方面面的交际应酬不降反增。而沈巍这边,虽说地府那头已经重建了新的秩序,但难免还有一些疏漏之处,沈巍也不得不忙前忙后,处理一些棘手的问题。

自鬼王生出三魂七魄,整个人也仿佛温暖了许多,不再似以前那样满满的疏离感,一副众生退避的样子。

这一日,沈巍接到赵云澜同事的电话,照例来酒店接驾回家。便有了刚才这一幕。

按说战后的日子过得也算安逸,虽然偶尔难免忙忙碌碌,但其他时候,两人多是如胶似漆、蜜里调油,恨不得闪瞎特调局众人的眼。

连大庆原本在赵云澜处的猫窝也彻底沦为多余之物,被赵云澜打包收拾扔进了特调局,美其名曰:爱护动物,保护视力。对此,大庆表示,本喵求之不得,你俩秀恩爱的时候似乎从不顾及我这单身老猫的死活,感谢领导还顾及着我这双猫眼,呵呵哒。

但这次赵云澜的状态显然是不对的。语气中似有若无的是“伤感”?在堂堂令主这里,显然是从未曾出现过的情绪。难道说自己最近的行动被发现了?

“沈巍~~小巍~~小巍~~”赵云澜似乎对他没有回应很不满,一边继续叫着沈巍的名字。

“欸,我在,到家了,我扶你上去”沈巍小心停好了车,心中充满疑虑的扶着赵云澜上了楼。

他们在地面上以普通人的身份生存,鲜少使用自己的能力,避免被普通人看见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赵云澜虽然瘦,但一米八多的个子分量也着实不轻,沈巍一边扶着他走到门口,一手费力的掏出钥匙开门。

房间内井井有条,完全不似赵云澜以前的“狗窝”,床铺铺的平平展展,地面的瓷砖光可鉴人,大到家具陈设小到一盘一碗都是按照赵云澜的习惯和喜好来布置的。若说世间有一人是值得沈巍上心至此的,恐怕是有且仅有赵云澜了。

这会儿赵云澜仿佛是被来回折腾的难受了,随着沈巍的搀扶瘫倒在了客厅的沙发上。

“小巍~~小巍~~”赵云澜嘴里没有别的,张口闭口就是沈巍,不论是醒着还是醉着,对此,沈巍及特调局一干人等早已达成共识。

醉酒的人最容易口渴,沈巍端了杯水,双手握了一会,等水变温了,送到赵云澜唇边。“我在呢,怎么醉得这样厉害,先喝点水缓缓”。

赵云澜从善如流,用迷离的眼神盯着沈巍,似怔了一下,转而又用嘴巴去够杯子里的水。

歪着身子喝了小半杯水,便偏头躲开了沈巍的杯子,表示拒绝再喝了。沈巍无奈的抿了抿嘴,也不强求,喝点总比不喝好吧。这头放下杯子,想要把赵云澜往卧室里扶,刚刚弯下腰,又听赵云澜在耳边重复:“沈巍~~小巍~~你说你心尖尖上放着我,可我……嗝……在你的心尖尖上坐着,好难过”。

沈巍听到这话愣了一愣,就听赵云澜继续道:“我坐在那里,看你被地界那帮混蛋算计、看你被鬼面用黄泉冰锥捅了个对穿、看你被冰锥“钉”在了树上,可我什么也做不了,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,什么也做不了,连时刻陪在你身边都做不到。”

赵云澜说着、慨叹着,语气里充满了张皇无措和无力感,眼角似有湿漉漉的水滴。

“沈巍,你别走”可能是说了这一堆说得累了,声音越来越小,只剩一句“别走”。

“我不走,你别闹了,我扶你回房间休息”沈巍没见过这样的赵云澜。刚想换个姿势,把赵云澜横抱起来,已经要睡着的赵云澜感受到了异样,又清醒了些。

“不,不走”赵云澜双手攀住沈巍的胳膊,不肯放手。“你又要去那些危险的地方了是不是?你又要把我一个人丢下……我不放,不放”

赵云澜声音不大,用气声在沈巍耳边不断的重复着,“我不放手~不放手~~”

可这在沈巍听来,却堪比擂鼓了。沈巍最近频繁往返于地界和人间,确实有些棘手的事情需要处理,怕赵云澜担心,因此并未明确的说与他听,可现在看来,还是让他担心了。

自沈巍企图消除赵云澜记忆的事件后,赵云澜虽然原谅了他,也得了沈巍的保证,可心底还是不安。可见不论能力多么强大,在关心的人眼中,即使是斩魂使这样强悍的存在,也永远都是令人操心的。

这份不安没有表现在明面上。误会已经解除,双方也达成一致,约定同生共死,很多话不必说心里也明白。可内心还是会在某些神识很不清明的瞬间,冒出那已经被强制压下去的隐隐的慌乱。

他们两人,一个是转生为人的大荒山圣昆仑君,一个是大名鼎鼎匡扶乱世的斩魂使。身上扛着卸不下的责任。

赵云澜只恢复了过往的记忆,而身体终究是一个凡人,没有神力。沈巍替他守着这天下苍生上万年已是不易,他不能拦着,也不能陪着,只能等着。今日借着这酒力将心中郁结了许久的事情吐上一吐也是好的。毕竟等天亮了,酒醒了,他就要做回那个圆滑、通透又充分信任沈巍不会弃自己于不顾的赵云澜了。

“有时候,喝醉了也挺好,呵”,赵云澜如是想。

沈巍彻底放弃了把赵云澜运回卧室的想法,索性拿来了毯子和枕头,先让赵云澜休息休息吧。自己本想坐在他身边,想了想,转身坐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。就这么一瞬不瞬的盯着,仿佛一眼万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