呆呆喵爱吃鱼

【巍澜】酒后流水账

很可能ooc预警,流水账预警,逻辑不通预警,拒绝ky和私信。






正文开始:

赵云澜喝醉了。

仿佛离开水的八爪鱼般,手脚并用的攀在沈巍身上,被沈巍半拖半抱着的带上了车。沈巍一边略带歉意的向出来送的同事表示感谢,一边帮自家“赵局”绑上安全带。

“沈巍~~小巍~~小巍~~”醉酒后的赵云澜并不安分,靠在副驾上哼哼唧唧的叫着爱人的名字,“你说…心尖尖…放着我,可你…,…多难过”。

“??”正专心致志开车的沈巍不明白,也没有听得太清楚,为什么赵云澜没头没尾突然地说这些,“云澜,先别睡,马上到家了”。

自从赵处荣升为赵局之后,局里上上下下的打点、方方面面的交际应酬不降反增。而沈巍这边,虽说地府那头已经重建了新的秩序,但难免还有一些疏漏之处,沈巍也不得不忙前忙后,处理一些棘手的问题。

自鬼王生出三魂七魄,整个人也仿佛温暖了许多,不再似以前那样满满的疏离感,一副众生退避的样子。

这一日,沈巍接到赵云澜同事的电话,照例来酒店接驾回家。便有了刚才这一幕。

按说战后的日子过得也算安逸,虽然偶尔难免忙忙碌碌,但其他时候,两人多是如胶似漆、蜜里调油,恨不得闪瞎特调局众人的眼。

连大庆原本在赵云澜处的猫窝也彻底沦为多余之物,被赵云澜打包收拾扔进了特调局,美其名曰:爱护动物,保护视力。对此,大庆表示,本喵求之不得,你俩秀恩爱的时候似乎从不顾及我这单身老猫的死活,感谢领导还顾及着我这双猫眼,呵呵哒。

但这次赵云澜的状态显然是不对的。语气中似有若无的是“伤感”?在堂堂令主这里,显然是从未曾出现过的情绪。难道说自己最近的行动被发现了?

“沈巍~~小巍~~小巍~~”赵云澜似乎对他没有回应很不满,一边继续叫着沈巍的名字。

“欸,我在,到家了,我扶你上去”沈巍小心停好了车,心中充满疑虑的扶着赵云澜上了楼。

他们在地面上以普通人的身份生存,鲜少使用自己的能力,避免被普通人看见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赵云澜虽然瘦,但一米八多的个子分量也着实不轻,沈巍一边扶着他走到门口,一手费力的掏出钥匙开门。

房间内井井有条,完全不似赵云澜以前的“狗窝”,床铺铺的平平展展,地面的瓷砖光可鉴人,大到家具陈设小到一盘一碗都是按照赵云澜的习惯和喜好来布置的。若说世间有一人是值得沈巍上心至此的,恐怕是有且仅有赵云澜了。

这会儿赵云澜仿佛是被来回折腾的难受了,随着沈巍的搀扶瘫倒在了客厅的沙发上。

“小巍~~小巍~~”赵云澜嘴里没有别的,张口闭口就是沈巍,不论是醒着还是醉着,对此,沈巍及特调局一干人等早已达成共识。

醉酒的人最容易口渴,沈巍端了杯水,双手握了一会,等水变温了,送到赵云澜唇边。“我在呢,怎么醉得这样厉害,先喝点水缓缓”。

赵云澜从善如流,用迷离的眼神盯着沈巍,似怔了一下,转而又用嘴巴去够杯子里的水。

歪着身子喝了小半杯水,便偏头躲开了沈巍的杯子,表示拒绝再喝了。沈巍无奈的抿了抿嘴,也不强求,喝点总比不喝好吧。这头放下杯子,想要把赵云澜往卧室里扶,刚刚弯下腰,又听赵云澜在耳边重复:“沈巍~~小巍~~你说你心尖尖上放着我,可我……嗝……在你的心尖尖上坐着,好难过”。

沈巍听到这话愣了一愣,就听赵云澜继续道:“我坐在那里,看你被地界那帮混蛋算计、看你被鬼面用黄泉冰锥捅了个对穿、看你被冰锥“钉”在了树上,可我什么也做不了,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,什么也做不了,连时刻陪在你身边都做不到。”

赵云澜说着、慨叹着,语气里充满了张皇无措和无力感,眼角似有湿漉漉的水滴。

“沈巍,你别走”可能是说了这一堆说得累了,声音越来越小,只剩一句“别走”。

“我不走,你别闹了,我扶你回房间休息”沈巍没见过这样的赵云澜。刚想换个姿势,把赵云澜横抱起来,已经要睡着的赵云澜感受到了异样,又清醒了些。

“不,不走”赵云澜双手攀住沈巍的胳膊,不肯放手。“你又要去那些危险的地方了是不是?你又要把我一个人丢下……我不放,不放”

赵云澜声音不大,用气声在沈巍耳边不断的重复着,“我不放手~不放手~~”

可这在沈巍听来,却堪比擂鼓了。沈巍最近频繁往返于地界和人间,确实有些棘手的事情需要处理,怕赵云澜担心,因此并未明确的说与他听,可现在看来,还是让他担心了。

自沈巍企图消除赵云澜记忆的事件后,赵云澜虽然原谅了他,也得了沈巍的保证,可心底还是不安。可见不论能力多么强大,在关心的人眼中,即使是斩魂使这样强悍的存在,也永远都是令人操心的。

这份不安没有表现在明面上。误会已经解除,双方也达成一致,约定同生共死,很多话不必说心里也明白。可内心还是会在某些神识很不清明的瞬间,冒出那已经被强制压下去的隐隐的慌乱。

他们两人,一个是转生为人的大荒山圣昆仑君,一个是大名鼎鼎匡扶乱世的斩魂使。身上扛着卸不下的责任。

赵云澜只恢复了过往的记忆,而身体终究是一个凡人,没有神力。沈巍替他守着这天下苍生上万年已是不易,他不能拦着,也不能陪着,只能等着。今日借着这酒力将心中郁结了许久的事情吐上一吐也是好的。毕竟等天亮了,酒醒了,他就要做回那个圆滑、通透又充分信任沈巍不会弃自己于不顾的赵云澜了。

“有时候,喝醉了也挺好,呵”,赵云澜如是想。

沈巍彻底放弃了把赵云澜运回卧室的想法,索性拿来了毯子和枕头,先让赵云澜休息休息吧。自己本想坐在他身边,想了想,转身坐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。就这么一瞬不瞬的盯着,仿佛一眼万年。